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乡村俱乐部

不能把旅游作为村落保护的出路

发布于:2014-05-04点击:收藏
不能把旅游作为村落保护的出路

2014年04月01日 07:51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冯骥才:旅游开发确实是个问题,因为一旦被定为中国传统村落后,这个村落毫无疑问就有旅游价值了,但有旅游价值是不是一定要开发旅游?我认为不能把旅游作为村落保护的出路。好的村落你只要去保护就会有游客,但不一定非要让旅游部门来开发。如果村落都被开发旅游了,那么另一个悲剧就诞生了。就像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90%的非遗后面是没有专家跟踪的,专家走了以后,政府政绩要伸手,商人要伸手,他本人也要赚钱,事情就变味儿了。现在有很多民间艺人在当地生活不下去,村落空巢,手艺没人要,歌舞没人看,他只能到外面的旅游景点去,在

冯骥才近影

冯骥才近影

自上世纪80年代,我国乡村一直在追逐城市,效仿城市,恨不得把身上那些传统和旧物全部抖落,好轻装疾行。到了21世纪初,人们对城市生活更热切向往,城市与乡村的疏离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文化学者冯骥才做过一项统计,中国近十年有90余万个村庄消失,平均每天消失200多个,而剩下的那些村落,驻守的大多是老人,守候着千年传统的余脉。

村落是人类也是中华民族最早的精神文化家园。在这个家园里面,一代又一代的人通过不断的努力,把他们的精神、追求、向往和审美放在其中,村落蕴含着我们民族的一种核心价值。另一方面,中华民族的多样性也是落脚在村落。因为民族、地域、自然条件和历史变迁不同,每一个村落形成了独特的衣着、饮食、建筑等不同的文化特征。

目前国家对村落保护十分重视。2013年的国家一号文件里写着,要启动专项小组来保护那些有历史价值的和有民族特色的村落。我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单第一批公布了646个,第二批名单也有望出台。冯骥才要做的就是帮助政府来制定这个保护标准。

近日,笔者专程赴天津访问冯骥才,就乡村保护与旅游开发作了一次采访。

 古村保护要一对一

笔者:从目前的村落保护发展形式来看,有乌镇的景点式、西塘的原生态保护,还有丽江和大理的分区建设模式,就您近期的思考,更倾向于哪种古村落保护模式?

冯骥才:除了你说的这些外,还有一些村落的消失是因为地震造成的,比如汶川地震中的羌族村落。由于情况非常复杂,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方式是“一对一”地解决,这种形式执行起来难度很大,但最适合传统村落保护。因为每个村落不光是形态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生产方式不一样、现况不一样。有的村落没剩多少人了,还有的村落外来的人口很多。首先你要把一个村落的物质和非物质的遗存确定下来,分析这个村落是否值得保护,然后应该有一批专家直接下到村子里,和村民共同商议怎么保护。

不能把旅游当出路

笔者:古村落的旅游开发更像一柄双刃剑,您怎么看待旅游和保护之间的关系?

冯骥才:旅游开发确实是个问题,因为一旦被定为中国传统村落后,这个村落毫无疑问就有旅游价值了,但有旅游价值是不是一定要开发旅游?我认为不能把旅游作为村落保护的出路。好的村落你只要去保护就会有游客,但不一定非要让旅游部门来开发。如果村落都被开发旅游了,那么另一个悲剧就诞生了。就像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90%的非遗后面是没有专家跟踪的,专家走了以后,政府政绩要伸手,商人要伸手,他本人也要赚钱,事情就变味儿了。现在有很多民间艺人在当地生活不下去,村落空巢,手艺没人要,歌舞没人看,他只能到外面的旅游景点去,在这个过程中,非遗也瓦解了。

文化保护越好传播越广

笔者:对古村落来说,如何发展旅游是合适的?

冯骥才:在明白古村落的价值后,我们也可以开展旅游,注意不是“开发旅游”。游客到访后,你文化保护得越好,传播得越广,来的人会越多,这才是正常的。反过来的话,旅游如果是为了赚钱,像企业一样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一定会造成对村落的破坏。我觉得现在旅游和文化的冲突并不来自于文化,而来自于旅游,旅游拿文化作为一个赚钱的工具。搞旅游的人,首先应该了解文化,知道文化的价值,知道我们用一个重要的文化载体开展旅游的目的是什么。我曾经为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写过一本书,当时是萨尔茨堡旅游局邀请我过去的。当时我开了个单子,上面写着我要见的人,比如莫扎特墓地的守墓人、莫扎特音乐学院的院长、还有做莫扎特糖球的老板——我要看旅游纪念品开发和文化的关系。一圈走下来,我就觉得萨尔茨堡的旅游做得太好了,你真是感觉到莫扎特的音乐带给你的感动,说实话,那时候你花多少钱都愿意,一定要买些纪念品,因为你要把感情用一个旅行纪念品作为载体带走。

古村保护要“活”起来

笔者:让村民和相关领导意识到自己的什么东西是好的、是有价值的,这可能最重要也是最难的。

冯骥才:国外博物馆里很多早期的东西都是通过来中国经商的商人带回去的,但中国人最早一代去国外做买卖的,很少收集西方的艺术品和文化。如果让我们的民众热爱文化,就得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文化。这恐怕不是马上就能做到的。我觉得还是要通过教育来解决,比如小学的教育里应该有乡土文化的部分,就跟节日一样,我们现在对中国传统节日这么陌生,正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关于那种节日的节日记忆,所以就没有节日情怀。

从现实来说,古村落里面的居民要能过上很好的生活,才能留下他们。现在中国村镇最大的问题是空巢。我2012年讲过,这十年我们丢失了90万余个村庄,每天要消失200个村庄。前几年我专门往太行山里跑了一趟,很多村庄里都没人了,空了。原因就是大家不愿意在那生活了,太苦。

让人留下必须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能生产,他要有活儿可干,能赚到钱。村落保护不完全是一个文化遗产的保护,它和保护一种歌舞或者一门民间的手艺不一样,村落首先是中国农业社会里一个生产、生活的基本单元,所以生产是第一位的。所以我们要把保护和发展结合在一起。第二个,要改善村民的生活条件,把现代科技带给人们的方便和舒适注入到村落。(陈 晞

上一个:木--中国木雕之乡--东阳下一个:中国名人第一村
友情链接
p2p金融网 去哪儿网 浮梁网 携程

Copyright© 2014-2018 高岭土文化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景德镇高岭文化旅游有限公司 浮梁县玉岭云峰农家乐山庄,联系人:汪先生15026895068  赣ICP备140017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