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瓷名家

钟祖文

发布于:2014-07-17点击:收藏

钟祖文1952年生于成都,早年师从著名画家刘既明先生。现为四川中国画研究院高级画师、四川省政协书画院画师、四川省美协会员、四川省书协会员。擅长中国山水、花鸟画,其作品注重中国传统绘画精神,且不乏时代特征,具有静穆、俊秀的艺术风格,作品画面给人以宁静、自然、清新、淡雅之感,并富有灵气和诗的意境。曾先后在成都、北京、杭州、天津、威海、广州、绍兴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和联展,不少作品还曾在多个国家展出。1995年多幅国画作品参加“四川著名中青年书画家作品展(马来西亚),1996年获中国文联主办的“首届全国扇子艺术大展 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五届中国神剑美术、摄影、书法作品展 铜奖,1998年入展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全国书画作品评选展”金彩奖·牡丹杯新人奖,2000年前另有6件中国画作品入展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大展,2001年参加“中日韩第十四回名家书画交流展”,2005年获中国文联主办第三届(天津)书画节全国书画家作品联展 金奖,2006年参加“水墨中国·首届《书画典藏》中国画学术邀请展”,2007年参加“第六届牡丹杯中国画名家提名展”,同年参加“首届全国百名中青年画家经典作品展拍”、被评为当代100位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画家,2008年参加“第二届中国书画名家学术邀请展”,2010年参加“当代书画名家学术邀请展”。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四川电视台等新闻单位对其书画艺术均有介绍和报道。出版有《钟祖文彩墨画选》(香港东方艺术中心)、《中国跨世纪美术家画集·钟祖文中国画山水·花鸟》(四川美术出版社)、《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画家·钟祖文》(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合集的单位有:中国画报出版社、中国美术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安徽美术出版社、新疆美术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北京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河北教育美术出版社、山东美术出版社、黑龙江美术出版社、北京美术出版社等十多家。


追 寻 清 纯 与 宁 静 我的创作认识观


    每当我身处那沉寂的群山和空旷的荒野,享受着和谐安详的宁静,呼吸着无比清新、芬芳的空气,欣赏着天空中飘浮不定的白云、一望无际的蓝天、自在飞翔的鸟儿,还有那生机盎然的丛林及其深处传来的阵阵悦耳的溪水声时,顿感心旷神怡,心中的烦恼和杂念随之而荡涤一空,此时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久久不愿离去。我也爱在夜晚静静地仰望天上的明月及其周围移动变幻的清烟,凝目注视着那静谧浩瀚的夜空。大自然宇宙的清纯和宁静使我感悟到其中蕴藏着的无限生机与活力,博大与永恒,它既可清洗掉人世间的烦恼,净化人的心灵,还能使人胸怀宽广。

在长期以来的创作过程中,追求这种清纯与宁静就成为了我的向往和追求。因此,洁白的皓月、静谧的夜空、充满着无限生机的自然野景、祥和而朴实的山村院落均是我作品中的常见之物,选取这些景物作为载体来表达我所要追求的深层意境。我也爱画传统题材中的“四君子”——梅、兰、竹、菊,它们都共有着自强不息、坚贞自守、隐逸淡泊、不作媚世之态,其高贵的品格和雅逸的气质为我所喜爱。尤其是梅,它不畏严寒、一身傲骨、清韵高洁,它在冰天雪地、寒风凛凛中傲然挺立,而能万花怒放。我崇敬梅花不屑与桃李在春光中争艳的孤傲、坚韧品质,我喜欢赏梅,更喜欢写梅。

我创作作品时,在画面的处理上力求单纯,包括色的单纯,我认为单纯可营造一种纯洁和宁静的氛围。另外就是空灵,追求以少胜多,以简胜繁,空灵简洁而淡雅的画面会给人带来一种轻松的视觉感受。这就须在表现景物的取舍以及笔墨的运用上要求精简和精到,更要在画面的空白处下功夫,空白处理得当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空白处寓意深远,能带给观赏者以更为丰富而广阔的想象空间及回味。如果是画得满而充实的画面,我就采取疏与密、轻与重等强烈的虚实对比手法或以黑当白来制造空灵。再就是注重整体感和取势,强调突出主体,弱化、简化其它次要部位,尽量删去无关紧要的、繁杂而琐碎的东西。在景物的描绘上力求自然,避免牵强做作。我的作品在处理整体结构上倾向于沉稳中寓轻松,而在创作过程中则尽可能多加考虑奇巧、活泼与自然生动之趣。我所追求的这种沉稳中寓轻松意在表现一种大气、庄严、静穆、自在的视觉形态。一幅画布势很重要,势取得好作品就易显精神和气势,即便是小品画也能表现出大气势,画小景仍可显示出大气魄。


近十几年来中国画界有两个突出的奇怪现象,其一是不少人盲目地制作大副纸张的画,他们片面而幼稚地认为作品尺寸越大的气势越大,其真实目的是为了迎合市场和当下参展需求,他们因此而故作态势的、毫无自我情感的制作着。其二是现在有大批“速成辈”们肤浅地将古人的东西东拼西揍来完成并充当自己的创作,照搬古人形貌就时兴地称之为回归传统。作为初学者练功学习阶段,用数年时间对古人的笔墨技法和表现形式进行学习临摹尚可,在短时间内粗浅地捡一点古人形貌充当创作并称为画家实属可笑,而今不少这样的画还被选进大展甚至列入名家作品行列,真是荒唐,这也是当今画坛乱象。跟风、模仿和追求符号化也较为普遍,矫揉造作之风盛行。这些人根本不愿静下来用心创作,成天只想着走捷径,急功近利。眼下铺天盖地的泛滥着大批的“样板画”、“垃圾画”。有很多这类画不讲章法,不讲布势,结构散乱,既无远近层次之分,又无虚实、疏密、轻重、主次之别,刻板、匠气并死气,根本谈不上生动和气势,更无意境可言;要么乱涂乱抹,不讲笔墨,满纸浊气、浮躁气,恶俗不堪,空泛乏味;要么迎合、献媚心态十足,俗不可耐,见之令人生厌,不堪入目。此类垃圾画毫无任何价值,给当下社会环境、欣赏与收藏群体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害人不浅。

中国传统水墨写意画中的笔墨很重要,讲求以书入画,用笔须有轻重、缓急、转折、顿挫等灵活、生动的节奏变化,不同的笔墨可表现出不同的物体质感和形象效果,生动的笔墨可以丰富作品的情趣和内涵。因此,创作中国水墨写意画更须要有书法功底。从历代的中国画家当中来看,所有能称得上大家的同时又是非常优秀的书法家。而从当代中国画家乃至一些著名画家中来看有不少人的字写得太糟糕,这是因为他们不重视书法训练的结果, 因此定会影响到其作品中的线条质量和表现效果,以其拙劣的字题款可以说是直接破坏作品画面,造成画面的硬伤。反之,漂亮的书法题款则可为作品画面增色,能使画作质量和品味得以保证,其艺术价值亦会随之提高。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引起这些画家们重视的问题。以书入画才能体现出中国传统水墨画中特有的笔墨趣味和自然随意的写意性,画家将书法用笔转化为绘画用笔,以饱含主观情感意识并结合所描绘对象的形质将其演化为千姿百态的绘画表现技法,即可使作品中增添并呈现出情感丰富的、意韵深遂的笔墨情趣,作品才会耐人寻味。至于用墨要有干湿、浓淡的变化,而用墨又与用水有着密切的关系。我觉得尤其是用水,掌控好水与墨、水与色的灵活运用,使其相互冲撞、渗透、浸润、幻化而能产生出极其丰富而美妙的韵味,使画面更加清润灵秀。因此,笔墨用得好、用得活才能为物象传神,作品才会有生气。

  总之,在创作作品时渗入了作者真实的内心思想关照,撇开外来干扰,加之作品整体结构处理得好,主观表现与形式内容做到有机而和谐的统一,虚实、疏密、轻重、留白等安排得当,同时做到有笔有墨,有形有神其作品就会生动耐看。即便是表现非常宁静的画面,由灵活生动的笔墨所描绘出的自然景物仍可显露出勃勃生机。另外,搞创作还不能盲目而肤浅地在形式形貌上追随古人和一味地套用前人的表现技法,也不能过份地跟随潮流,亦不能简单的在作品当中搞符号化,甚至朝三暮四地翻新花样,想以此来急于制造所谓的风格。要切忌迎合、媚俗心态,扭捏作态的画面会使人恶心。因此,必须得通过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感受和想法,探索创造出自己真实的绘画语言,通过长时间的锤炼提高,并把真情实感融入到创作过程中,这样才有可能形成自己完全有异于他人的绘画艺术风格和面貌,

我认为要创作出气韵生动、高雅格调、高雅气质的好作品,画家除了深入生活,还必须得多读书、多学习,排除杂念、心平气和、脚踏实地的提高文化艺术修养和境界。尤其还得讲人品,做人要有骨气,不可唯名利是图,如有过于急功近利和趋炎附势甚至不择手段地捞取名利的浮躁、投机、卑劣、奸诈心态是绝不可能画出高品位的好作品的。要知道,画家的修养和境界的高低以及其人品气质必将毫无掩饰地从其作品画面中反映出来。要真正能静下心来,画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感受,作品首先要能打动自己,才有可能吸引别人。书画之道乃寂寞之道,而在这寂寞的探索和创作过程中却能感受到无比的乐趣和自在,我将保持和守住这份寂寞继续对清纯与宁静的追寻。     

                                                                祖文于成都净心阁 

上一个:李延声下一个:庄慧
友情链接
p2p金融网 去哪儿网 浮梁网 携程

Copyright© 2014-2018 高岭土文化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景德镇高岭文化旅游有限公司 浮梁县玉岭云峰农家乐山庄,联系人:汪先生15026895068  赣ICP备14001714号-1